一船一槳 堅守山鄉

謝世思2019-11-29來源:中國郵政網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橫縣新福鎮飛龍社區距縣城100多公里,悠悠郁江貫穿全境,村莊零散分布在大山溝和江邊,使整個社區如同一座孤島,三面環水。如今雖大多數村莊修建了道路,但相對于需繞道臨近鄉鎮才能到達江對岸村莊的陸路,劃船過江仍是兩岸村民最便利的通行方式。設立在飛龍社區的橫縣郵政分公司飛龍郵政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發揮著郵政服務職能,為當地7個行政村、42個自然村的2萬多人提供郵政服務,而整個社區的郵政服務工作長期以來由一位工作人員承擔,他就是聞名鄉里的“水上投遞員”韋仕標。

  今年39歲的韋仕標,負責整個飛龍社區的窗口郵件收寄和報刊、信件、包裹的投遞工作。在近10年的投遞生涯里,韋仕標共投遞郵件20余萬件,從未發生過郵件遺失和延誤,復活“死信”近百封,實現零用戶有理由申訴率和100%信件妥投率,以優質服務贏得四鄉敬重。他曾先后榮獲2016年度南寧郵政先進生產工作者,2017年度、2018年度南寧郵政“十佳員工”,2016年被南寧市郵政管理局評為“南寧市最美投遞員”,2018年被南寧市總工會評為南寧市勞動模范,這些榮譽見證著他多年來獻身郵政事業的歷程,也記錄著他堅守郵政初心的每一步。

  山水之間,一個人、

  一輛摩托車、一船、一槳

  韋仕標負責的郵路是“巴掌形”的,岔路多,各條路延伸后不相通,使他只能從郵政所出發,沿一條路完成投遞后再原路返回郵政所,再去另一條路。對散落在江兩岸的村莊,為了提高投遞時效,原本可以走陸路投遞的韋仕標選擇了乘舟過江,以便盡快為對岸的村民投送郵件。

  每天上午8點,飛龍郵政所開門營業,韋仕標麻利地將提前分發好的報紙和信函裝進郵包,然后將幾件包裹搬上摩托車捆好,出發前往飛龍渡口。

  一位大姐認出了熟面孔,笑著與韋仕標打招呼:“標哥今天去哪里送件啊,有沒有我的包裹?”韋仕標與對方攀談了幾句,接著逐一給收件人打電話,確認對方是否在家,以便上門投遞。

  江對岸,最先到達的是白沙村村委會。韋仕標發動摩托車,按路線分發郵件。此時,家住白沙村的盧曹華已經坐在門外翹首以盼。今年76歲的盧曹華十年前開始訂閱《南方科技報》,他喜歡從報刊上了解種植和養殖知識。韋仕標每周固定給盧曹華送報三次,無論酷暑嚴寒,或天氣惡劣,這份報紙從未斷過。“他很辛苦的,以前我們這里不通路,也沒有橋,他送報紙都要劃船過來。”盧曹華對韋仕標贊不絕口。

  “最麻煩的是下雨,摩托車開不進去,只能步行。”每天往返50多公里,摩托車是韋仕標的“得力助手”。郵政所的后院停放著兩輛摩托車,用防水布蒙著的那輛是前幾年騎的,已經報廢了;后架上綁著雨衣的這輛是現在騎的,也已經漏油了。

  10年時間里,山水之間,一個人,一輛摩托車,一船、一槳,組成了韋仕標工作的日常,也在無聲中向世人傳遞著郵政人“一封信一顆心”的服務初心。

  傳郵十載,15萬多公里

  20余萬郵件,100%送達

  時間臨近中午,韋仕標拿出面包匆匆啃了幾口便往回趕,一方面是為了接收村民要寄送到山外的郵件,另一方面是為了等候從縣郵政分公司發往飛龍郵政所的郵車。

  2017年以前,天剛亮,韋仕標就得起床,騎著摩托車,沿著崎嶇山路到較遠的村屯送郵件,中午回到郵政所吃午飯,飯后再劃船到江對岸等待郵車把郵件送來,卸下郵件后再劃船返回郵政所將郵件分類,同時接收村民要寄送到山外的郵件。從2017年10月1日起,郵車每天上午10點從縣郵政分公司出發,途經幾個郵政所,下午2點左右到達飛龍郵政所,韋仕標不用再到江對岸接郵件,而是盡快整理分類好郵件后立即出發投遞郵件。有時郵車因故晚到,他就主動延長投遞時間,繼續穿行在夜幕降臨的山水之間投遞。

  相比于城市投遞員,韋仕標每天需要派送的各類報刊郵件有時只有不到20件,但是,韋仕標騎摩托車往返最遠的鄉村郵路達50多公里,郵件多的時候要去20多個村投遞,這使他成為目前南寧市個人負責郵路最長的投遞員。10年時間,他奔波累計15萬多公里,投遞各類報刊郵件20余萬件,從未有遺失和延誤,用戶有理由申告為零。

  幾年前,曾經有一封從臺灣寄至新妙村村委會池屋村的信讓韋仕標犯了難,由于收件地址僅寫到村,韋仕標便到村委會打聽,然而村干部都不認識信封上的林姓收件人。思前想后,韋仕標決定向村里的老人求助,沒想到收件人已于幾年前去世。后經鄉親們幫忙聯系,韋仕標終于將信件交到收件人的親戚手中。事后,韋仕標才知道,原來那是一封尋親信。

  臨近中午,由于郵件還沒派送完,韋仕標匆匆吃幾口面包準備繼續派送。

  牢記使命,一封信,一顆心,

  贏得鄉親百般信賴

  “郵政工作的服務初心是‘一封信,一顆心’,這意味著我工作最重要的責任是要保證郵件不丟失,安全送到位,就算一個村只送一封信也是如此。”對韋仕標而言,郵的東西可能不值錢,但寄件人的心意很重要,他投遞的不僅僅是一封信、一個包裹,更多的是來自山外的牽掛。

  一次恰逢臺風天,有份藥品急件從廣東寄回當地最偏遠的大崇村,收件人是常年體弱多病的王老伯。望著烏云密布的天空,韋仕標沒有多想便騎著摩托車趕至江邊,撐起船槳搖擺至大崇村,只為了早一點將藥品送給王老伯。

  家離社區街道5公里的覃老伯是一名殘疾人,跟著老母親一起生活,有時會托韋仕標帶一些生活用品。這兩年,他家里種植的800多棵紅橘打理得不錯,韋仕標定期給他送來肥料和農藥。“我問他病蟲害怎么防治?他都樂意幫我解答,可以幫的活兒他都幫。”覃老伯笑著說。

  幾天前,韋仕標將一床厚厚的棉被送到了60多歲村民陳德鳳的家里。棉被是陳德鳳遠在外地的女兒寄來的,這為漸冷的冬日增添了溫暖。原本大型包裹只需寄到社區街道,由收件人自行領取,但韋仕標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沒事,我順路。”

  因為順路,韋仕標總會幫有需要的村民們代買生活所需物品;因為順路,韋仕標每月會從微薄的工資里拿出一部分為郵路上的一對孤寡老人添置日用品;因為順路,韋仕標在兩年間定期給殘疾人覃貴亮送去化肥和農藥,讓他能夠好好打理家里種植的2畝果樹……韋仕標就是這樣,和鄉親們“順路”了十年,也用十年服務贏得了鄉親們的百般信賴。

  從28歲到38歲,韋仕標在這條一半山路、一半水路的鄉村郵路上走了整整10年。問他“辛苦嗎?想過轉行嗎”,答案是肯定的,但不善言辭的韋仕標又淡然地補充道:“時間久了,就習慣了,我已經和村民們都有了感情,我想這就是投遞工作的價值。”


韋仕標“順路”幫助鄉親們購買生活用品。 王平安 攝

罗马帝国免费试玩 江西11选5是官方的吗 pk10牛牛真的假的 老快三基本走势图 5分赛车彩开奖记录结果 麻将两个人打通牌技巧 欧冠德甲球队 哈灵上海麻将官方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5分彩开奖结果 云南手机麻将 山东老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 新疆11选5手机版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秒速快三全天计划 26选5历史开奖